400-900-5122

优选代母,美国辅助生殖成功

女方:35岁,体弱多病、心功能差

男方:L先生,精子正常

受孕方式:辅助生殖

点评:使用夫妻双方的卵子和精子,优选代母,好孕美宝辅助生殖成功。

日子过得好快,转眼间我们2012年初出生的美国辅助生殖宝宝已经会走路了,回想起之前去美国辅助生殖的经历,很是感慨,虽然是经历了不少波折,但从结果来看,我们是很幸运的!

还是2010年夏天的时候,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好孕美宝创始人,当时的孩子还没有出生,他们网站里介绍了他们夫妇多年来寻求IVF和辅助生殖帮助的曲折经历,并详细介绍了美国有关代母的情况及加州的CFP诊所,但是最打动我的是--他们已经成功了!

由于妻子身体方面的原因,医生警告我们如果正常生育会有冒很大的风险,之前我们并不是没有想过通过IVF和辅助生殖来要一个孩子,相关的新闻也听过一些,但是总觉得这事情离我们很远,也不知如何入手,J先生的经历让我们觉得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我试着给J先生留言并提出了我的一些疑问,没想到很快就收到了回信,之后互通电话的时候J先生提出了一些建议并将有关的风险很直接的摆了出来,比如IVF成功率的问题,代母的匹配问题,医疗费用问题等等,请我们慎重的考虑。期间我还利用出差的机会去深圳和J先生见面,详细的了解了一下他们的去美国辅助生殖的过程,也在网上对中介公司、医院等方面做了些功课。最终在亲人的支持下,我们下定决心试一次,不管是否成功,至少我们努力了。

接下来就是签署大量的合同及医学问卷,厚厚的一摞,很是头疼,而且前期的款项也要支付了,不过还好,把这些事情忙完之后我们很快收到了美国中介公司发来的代母人选给我们选择。我们一下子就选中了一位居住在LA附近的硕士学位的代母,并和对方通了电话,大家聊得很好,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之后的心理测试检查证明该人选不适合做代母,而这时离我们动身去美国的时间已经很近了,还好在中介公司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又选择了一位住在加州首府克莱门托的代母。

2010年11月我们按计划来到LA,与中介AMY与心理咨询师ELLEN会面,之后来到了位于santa monica的CFP诊所,Dr. Ringler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并带我们参观了CFP,这里给人的感觉是环境优雅、医疗设施先进,员工都很和善。之后与负责我们的护士也见了面,由于美国的医院都是不开药的,我们得去外面的药房买药,护士用心的给我们提供了药房的地址,指点我们怎么停车方便。

结束在LA的行程后我们驱车数百英里前往克莱门托与代母见面,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单亲家庭,居住在离市区很远的一个小镇上,由于之前通过电话,对方的情况基本都了解到了,这次见面是为了增进联系,联络一下感情,所以见面时间也不长,大家聊得还是不错的。我们又问了一些关心的问题,由于对方是有经验的代母,感觉上还是让人比较放心的。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的,谁知道就在我们回国后不久,J先生打来电话,通知我们刚见过面的代母在突然改主意了,说是信仰问题不能妥协,对方不愿意为产检出有缺陷的情况堕胎,之前在调查问卷时对方是同意的,考虑到我们夫妇的年龄都不小了,不能冒这么大的风险,只能把这个人选取消掉了,而这时离我们开始注射药物为第二次赴美进行IVF的日期已经很近了!我们原计划春节期间利用假期再次过去的,只能向后推迟了!

没有办法,一切又得重新来过,挑选代母,电话会议,相互email通信,签合同......
终于在新年之前又确定了一位第一次做代母,住在加州东部的人选,之后CFP为我们重新做了IVF的时间表,经过半年多的准备,我们终于要开始了!

这之前还有一个插曲,由于上次在CFP验血有一个指标没有做出来,医生要求我在国内做并把报告传给他们。这项指标是法律规定必须要有的,但是我们亚洲人基本不会有这种血液问题,北京这么多大医院,竟然没有一家可以做这个化验,最后只好去了天津做,好在高铁比较方便。总之虽然很是繁琐,也很辛苦,我们还是把所有的前期准备工作做好了。

后面的两个月进入了实际操作阶段,按照CFP的时间表注射从美国带回的药物,定期去医院化验各种指标并传给CFP,CFP再根据化验结果调整用药周期和剂量并及时反馈,转眼就到了4月份,到了要启程的日子了。

试管5.jpg
第二次到LA后先和代母见面,毕竟之前只是电话和邮件联系,之后再次到CFP就是进行IVF操作了,由于前期准备充分,再加上CFP医生的高职业水准和先进医疗设备,所以手术过程很顺利,三天后,医生选择了发育最好的三个受精卵植入到代母体内。

到此时,我们把能做的都做了,之后的事情就要看我们的运气了。等待的时间感觉过的真慢,天天对着日历算日子,两周后,越洋长途带来了好消息,我们的代母证实怀孕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一家都很兴奋,半年多来的努力终于有了初步的结果。  
整个2011年我们都是在激动不安的心情中度过的,我们的孩子在代母的体内顺利的成长着,随着每一次的检查结果,我们能看到宝宝在一点点的发育,代母也经常发邮件给我们,告知我们宝宝的情况,这些让我们虽然远在半个地球之外也感到安心。

很快到了年底,孩子的预产期马上就要到了,我们提前了几天赶到LA等待孩子的出生,代母的保险公司指定医院是一家教会医院,环境和设施非常的好,产房和病房都是独立的,并有专门的医生和护士负责。几天后,我们的孩子终于出生了,孩子出生以后很快就交到了我们的怀里,医生告诉我们,是为了让孩子和父母快速的建立亲子感情,我们都觉得不忍心,但是医生说这是必要的,让我们不用担心,代母有专门的医务人员来照顾。在医院我们和孩子住了3天,医院对孩子做了各项检查并教我们按照美国的习惯出院后应该怎么照顾孩子等等,护士非常的认真负责,对孩子照顾得很好。

出院之后我们入住了事先订好的月子中心,在LA周边有很多这样的华人开设的月子中心,我们找的这家是开的时间比较长的,相对比较让人放心,有2~3个护士(其实相当于国内的月嫂)24小时照顾婴儿,有专门的厨师给大人做饭,还有人帮你跑孩子出生后要办的各种手续和文件,总之就是很省心,如果在那边没有亲戚朋友帮忙的前提下,月子中心绝对是个最好的选择。

 孩子快满月的时候我们就回国了,之前和代母一家再次见面话别,对方也是很贴心的给小宝宝带来了小衣服和玩具做礼物,我们也祝福她们一家幸福快乐,经历了这么多,大家真的成为了朋友了。

对了,还有一个事情要说一下,现在回国坐飞机有好多小宝宝哟,而整架飞机只有3个摇篮位置,要不是我们提前三周就定下了有摇篮的位置还真不好办了。  

应J先生的要求把我们当时的情况作了回顾,希望能对以后的人有些帮助,实际中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提到,不过我们走的每一步都有人在帮助我们,有代母,J先生、中介公司、律师、医生、护士等等,让我们算是很顺利的实现了我们的愿望,他们都是我们要感谢的人。

我们的宝宝现在已经会自己到处走了,现在回想当时的事情,感觉就像在做梦一样,我们是幸运的,也祝愿以后的人也能像我们一样幸运。

用工匠精神打造 专业、严谨、细致 的医疗咨询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