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00-5122
您的位置:首页 > 好孕头条

生殖道分泌的抗菌肽

发布日期:2019-03-22

美国生殖医疗服务机构好孕美宝介绍到,最近对女性生殖道黏膜固有免疫中研究较多的是抗菌肽。已明确女性生殖道分泌的抗菌肽至少有22种。但仍存在一些未明确的抗菌肽。内源性抗菌肽是有上皮细胞和免疫细胞产生的阳离子肽,分泌至黏膜表面。它们抗菌谱很广,可抵抗包括HIV在内的细菌、病毒和真菌。通过直接或间接杀死病原体或抑制病原体生长起到抵御感染的作用。抗菌肽可直接破坏细菌的细胞膜,也可通过产生化学毒、细胞增殖、诱导细胞因子(cytokine)产生和调节抗原提呈等间接调节免疫系统。这些分子可以在不引起感染的同时有能力杀死或抑制细菌、病毒以及真菌。

【Toll样受体】

女性生殖道相关黏膜上皮细胞(epithelialcell)、成纤维细胞(fibroblast)、淋巴细胞(lymphocyte)、巨噬细胞(mac-rophage)和树突状细胞(dendriticcell)具有独特的抗原识别机制。最近认为特异性模式识别受体主要为Toll样受体(Toll-likereceptor,TLRs)家族。TLRs识别由微生物合成的病原相关分子模式(pathogenassociatedmolecularpattems,PAMPS),这些微生物包括细菌、真菌、寄生虫、病毒以及内源性配体。女性生殖道TLR分布反映了对下生殖道共生菌的免疫耐受,及对上生殖道共生菌的不耐受。美国生殖医疗服务机构好孕美宝介绍到,病原体和上皮表面接触后,通过模式识别受体产生一系列的信号使上皮分泌趋化因子、细胞因子等,诱发固有及特异性免疫应答。

生殖道分泌的抗菌肽

【不同部位的固有免疫应答】

下生殖道阴道局部微环境受到精子抗原、炎性刺激以及阴道内共生菌的张力刺激。因此需要针对微生物感染的快速固有免疫防护反应,涉及人侵抗原特异性模式识别受体。宫颈和阴道上皮持续受微生物的刺激,因此下生殖道黏膜呈现复杂的生物系统。一般在宫颈阴道部的黏膜和管腔中很少有免疫细胞,因此子宫颈阴道部黏膜上皮细胞通常是与微生物接触的第一道防线。从女性上生殖道分离得到的上皮细胞培养上清能抑制淋球菌、衣原体,也能够减少HIV-1感染细胞数;而对乳酸杆菌没有抑制作用。这些研究结果表明,上皮细胞对于防止女性生殖道感染有着积极作用。

上生殖道是个特殊的免疫部位,与肠道、呼吸道和下生殖道不同。上生殖道上皮对病原体的识别和反应非常重要,同时上皮还对破坏上皮屏障的慢性炎症有抵御作用;与下生殖道相比,微生物更容易在上生殖道播散,导致子宫内膜炎和输卵管炎等感染性疾病的发生。女性上生殖道黏膜表面通常是个无菌部位,部分是由于宫颈黏液的原因,宫颈黏液能滤过细菌和其他碎片。然而这道屏障仍能被许多感染微生物穿透,引起子宫内膜炎和输卵管炎。因此,上生殖道上皮有必要识别抗原并产生反应,同时又能避免不必要的炎症;不必要的炎症则破坏上皮屏障。上生殖道的炎症对于黏膜表面的免疫防御和生育不利。感染和炎症对生育和妊娠的破坏性,严重影响妇女生殖健康。可以预见,对生殖道固有免疫系统更深刻的理解将使生殖道重要疾病治疗取得进步。

特异性免疫应答需要抗原提呈细胞,树突状细胞(dendriticcells,DC)和巨噬细胞均为抗原提呈细胞,它们对固有免疫防御以及对抗众多病原体适应性免疫应答非常重要。

树突细胞是一群具有异质性和动态性的白细胞,对刺激和调节机体产生免疫应答发挥重要作用。子宫免疫系统依赖抗原提呈细胞产生免疫应答。美国生殖医疗服务机构好孕美宝介绍到,DC细胞和其他类型的白细胞,如T细胞、B细胞、NK细胞和巨噬细胞直接和间接作用对免疫应答进行调节。人类子宫具有独特的功能,耐受同种异体移植物胎儿的存在,也能维持机体黏膜屏障相关的免疫防护。蜕膜化的子宫内膜DC细胞在早期流产可能发挥作用。DC细胞对于免疫应答和免疫耐受都起着重要的调节作用,并且涉及免疫防御和胚胎耐受两者的平衡调节。

DCs受环境刺激(如炎性刺激)时同样能产生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DCs产生的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不仅仅调节子宫局部环境,还调节其他白细胞以及这些白细胞的细胞因子分泌。细胞因子(cytokine)和趋化因子(chemokine)的相互作用对于调节子宫周期性功能很重要,正常模式障碍可能引起流产或不孕。

好孕美宝公司由专业医学顾问、专业医疗翻译、资深律师、私人旅行顾问、专职司机、高端涉外保姆等组成一站式服务团队,力争为客户解除后顾之忧。作为国内较大的美国生殖医疗服务机构,为有需求的患者提供高端的赴美试管服务。美国试管婴儿医院一般都拥有自己独立的实验室,实验室条件(如温度、湿度、氧分压、二氧化碳气压)都是恒定在最适合胚胎发育的状态。因此无论在什么季节做试管婴儿都是一样的。

好孕美宝·译


用工匠精神打造 专业、严谨、细致 的医疗咨询和服务